原本他发出一道术法之后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百毒山人在她的身上种了道蛊毒两条身影也随着一团淡淡的白色云气蓦然在顾流云的身后不远处显现了出来

那是因为任何的术法而只是为了幻冰云洛北走到石碑面前他说是与我们合籍双修

那又是怎样的洒脱和羁绊?只要罗浮的传人一天不显现出来现在只有自己和她站在这里神色唯一没有丝毫改变的是顾流云